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1058|回复: 12

金适主讲《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报名通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5 17: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舍文化精舍”系列名人讲座之

——金适主讲《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

我们认为《金启孮教授谈北京的满族》一书与关纪新老师的《老舍与满族文化》一书应该并称为当代满族人书桌上的经典,是八旗后代了解先辈的生活细节与精神世界的二本必读著作,也是所有关注满族文化历史的人士的首选读物。

金适女士是金启孮教授的长女,经她潜心努力,把启孮教授生前没能完整出版的北京满族三部曲——北京郊区的满族京旗的满族府邸世家的满族,编辑整理成《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一书,书中的许多内容都是启孮教授生前经常向后代讲述的亲身经历或亲耳所闻。我们邀请金适女士来做此次讲座,就是想给大家提供一个机会,和她分享对启孮先生的回忆,置身于对清末民初年间北京的满族生动真切的描述当中,去体会满族人的独特性格和精神世界。

附:金启孮先生(1918—2004),北京市人,爱新觉罗氏,清乾隆帝八世嫡孙。著名女真学、满学、蒙古学专家,原辽宁省民族研究所所长、教授,《满族研究》主编。代表作有:《女真语言文字研究》、《女真文辞典》、《满族的历史与生活》、《爱新觉罗氏三代满学论集》、《爱新觉罗氏三代阿尔泰学论集》、《沈水集》、《漠南集》、《梅园集》、《清代蒙古史札记》、《中国摔跤史》等

讲座时间:2012414日(星期六)下午230——500

讲座地点:中央民族大学中慧楼一层北侧报告厅(学校正门进口即是)

报名方式:初次听讲者请加入QQ101631314“老舍精舍”报名群。免费入场。 (为确保会场秩序,请报名确认)

公益支持: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中华传统文化保护基金

    办:北京满文书院同学会

人:  女士(金启孮教授之女,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特邀嘉宾:白鹤群先生(著名北京史地民俗专家)

首席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编审/中国老舍研究会会长    关纪新先生

                             

                                                                                                            策划人  萨克萨哈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12-4-5 17: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附:

民族大学位置及乘车路线:
中央民族大学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可乘地铁4号线,在国家图书馆下车A口出,前行一站地即是。公交车209、319、320、332、634、645、653、689路、695、717、808、814、86、特4、特6、运通105、运通106、运通205路可达中央民族大学。


发表于 2012-4-5 23: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此书,受益匪浅,真长不少见识
发表于 2012-4-6 13: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书我下载了,今天看了很多,颠覆了以前很多的概念(这些错误概念都是以前大汉族主义者埋汰满族人瞎掰的),让我知道了满族人,尤其是满族普通人的忠厚、尚武的精神面貌。清洗了从前很多书中说的满人后来腐朽不堪的错误论调。现在想来,八旗子弟是个褒义词,不要被蝗汉们的歧义所误导。
 楼主| 发表于 2012-4-6 16: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月窗斋主人 的帖子

您有下载的链接吗?
在族胞间的“读书会”我念了段节选自《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P43页文章,听得“整红旗满洲赫氏”热泪盈眶。


我去了几处亲戚家,他们都在做“补花活”,虽正月也不能闲着。闲着就没饭吃。听到的都是悲惨的实事。有的老两口只有一个女儿,结婚后女婿因穷外出找事,三年没音信。有的儿子到外省当兵,一去就没有回来。到处是母子别离,夫妻分散的悲剧。使我不忍听,也不忍坐下去。面呈菜色的老亲戚,死活拉住留吃饭更加刺痛了我的心,我想要赶快逃出这块地方。
越想快逃越逃不出去。还没走出营墙的基址线,就碰见了一个远房的姥姥。他们老两口的儿子、女儿都死了,只带着一个外孙子过活。我前次来时这孙子才五岁,就知道孝顺老爷、姥姥,所以小名就叫孝格。据说早晨扫院子,饭后刷家伙,晚上拿尿盆,他都抢着干,附近邻居没有不夸他的。
“可是他现在进了教养所(变相的监狱)。”老太太哭着说,“他老爷病了,想吃一顿白面,家里没有钱。他不告诉我,拿口袋去抢油盐店的白面,让人抓住了。”老太太抽噎噎地说。“孝格多糊涂!他不向人家认错。他说白面是人吃的,我老爷要死了,就得让他吃一顿。”
“白面是阔人吃的。咱们只配吃窝窝头。怎么能说白面是人吃的呢?”
我不忍再听下去,趁老太太掀起衣裳抹眼泪的时候,骑上车就跑了。远远地还听到后面的啜泣声。
我这次拜年真是“乘兴而来,败兴而返”,竟没有见到小时和我玩的那些哥哥们,认为这是唯一的一件憾事。
北京的隆冬,夜晚常有下街场“硬面饽饽”和“半空(一种花生)”的,据说卖“半空”的多半是白天拉车,不够嚼谷,晚上又卖半空。这些小贩的吆喝声,凄厉地划破夜空。有的外地来的大学教授或文学家,认为这种吆喝声“富有诗意”。而北京人包括我在内,却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北京午夜之寒,北京人是知道的。一天夜晚,我在灯下作数学题,母亲在灯下做针线。忽然听到外面吆喝:
“半空,多给!”
声音十分熟悉。母亲让我拿个筐了去买两个铜子的。我开街门出去叫住小贩。这小贩的举动又引起我的注意,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我买完后在电灯杆子下仔细查看,不禁吃了一惊,原来是常格。只见他拱肩缩背地似乎只穿一件夹袄。我叫了他一声“大哥!”他“啊呀!”了一声,半日没言语。我拉他到家里坐,他挣脱不肯。只对我说:
“替我问姨儿、姨的好。”
“娶嫂子了吗?”我问他。
“没有!连吃还混不上,谁想那事。”
“福格和如格呢?”
“死了!”
“什么?他俩会死了!”我瞪大了眼睛,“得的什么病?”“不是得病死的。”常格忽然带出异常的声音,“你知道他俩是摔跤的死对头,可是死前都想把对方摘出来。福格说是他一个人干的,如格说是他一个人干的。结果法庭上说既然你们俩都承认是自己干的,那一块判刑吧。”常格说到这里,竟啜泣起来。我也流下了眼泪。最后我们俩竟相对着哭起来。我不忍追问事情的细节,我知道:
决不是奸淫,
决不是偷盗,
决不是什么政治!......
“…………….”
“小小的孝格不忍他外祖父在炕上的呻吟与要求,进了教养所。“
“福格、如格也许是……”
………………
“前人造下的罪孽,遗累了后人,可怜这一群无辜的孩子。”
大约我买“半空”的时间过长,母亲出来了,问我和谁在说话。常格躲不过,上去给我母亲请了安。
“啊呀!你怎么穿的这样单薄!你等着,我去把你姨的旧棉袄给你拿来穿上。”
“不用,我不冷!”
他在我母亲才回身时,竟扛着“半空”口袋,飞快地跑了。
“落到这步田地,还这样豪横!”
关街门时,母亲叹息着说。
漫漫长夜,何时黎明。翻开《历史年表》,这时是三十年代。
常格现在若还活着,必然会非常高兴的;以他的聪明,也许当了干部了吧!可惜自从这次会面以后,再也没有见到他。
更没有机会再到那旧日的营房中去。
发表于 2012-4-7 15: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fdc 的帖子

进 新浪爱问    直接下载
 楼主| 发表于 2012-4-8 08: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月窗斋主人 的帖子

巴尼哈,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2-4-22 17: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阿猫小朋友的视频制作。未到现场的族胞可以慢慢欣赏。



发表于 2012-4-22 21: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书有不是买不到,又不是买不起,干嘛不尊重下版权买一本呢
发表于 2012-4-30 08: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好心酸,想起爸爸说,我家太爷回家,看到家里也很穷,就两块钱,留家里一块,当时大冷天,穿着背心去省城考试,后来考上啦/无论穷富,我们都是相亲相.爱的民族
发表于 2012-4-30 08: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yelimali 发表于 2012-4-22 21:02
这书有不是买不到,又不是买不起,干嘛不尊重下版权买一本呢

就是就是
发表于 2012-5-2 10: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fergetun 发表于 2012-4-30 08:32
就是就是

我刚在天猫买了一本,不过我还想下载一份电子版的,呵呵。
发表于 2012-5-13 21: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索里哈达 发表于 2012-5-2 10:33
我刚在天猫买了一本,不过我还想下载一份电子版的,呵呵。

这无所谓,我也是买了一本下了一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满族在线

GMT+8, 2022-1-17 14:42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