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804|回复: 1

清朝驻英使馆远胜中国现在的驻俄使馆[(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23 07: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ishcrystal 于 2013-2-23 07:08 编辑

ZT:清朝驻英使馆远胜中国现在的驻俄使馆[40阅]

unclebily发表于12/10/08 04:09
----前面内容已丢失,只有部分内容,大概是华工辞工纠纷,清使馆是如何维护华工权利的

都走了,他当 然不能留下,因为他是和那帮人一起上船的,名字开在同一个名册上。
  二十九日,公使郭嵩焘外出回来,张德彝向他禀报了众华工还是想辞工。郭要他斟酌办理,及早解决。于是次日他又坐火车到了维多利亚船坞,上了拉多晒船,让华工以中文具结画押,交给了船主,并向他索要工资。
  七 月一日,陶罗布带着两个华工来,说光是众人具结还不行,还需要另外具一个结,由中国公使盖印。张德彝于是与黎庶昌商量,另外写了一张纸,说明华工并不是因 为船主不公而辞去。但船主还是不干,要他们写上这几个人由公使馆担保辞工,与船主无关。这就使得中国公使馆不但成了那几个人的担保人,而且似乎还成了迫使 华工辞工的祸首,张德彝当然不答应。最后陶罗布说,他先把这张纸拿去给县官,如果县官同意了他就来通知使馆,让华工们去领工资。若县官不同意,那华工就必 须留下。
  到了二十号那天,陶罗布来信了,说县官批准了华人辞工。于是张德彝就命令洋仆人赵安去通知各位华工去见船主,领回所欠的工资。 赵安回来时带着那倒楣鬼汤​​近新。汤哭诉道,其他人都领够了工资,跳槽到别的船去打工去了。只有他一人找不到工作,还请青天大老爷救命。张德彝想了半天 无计可施,去跟同僚商量,可谁都不开口,他于是掏出半镑钱来,让汤先住上几天(那阵的半镑钱可不少,足可解决几天的生活费用),再代他找工作。汤哭着谢了 他,回到船坞去了。此后张德彝的游记里再未提到那背时鬼,也不知道后来找到工作没有,总不至于今天还和那些流浪汉一道,睡在维多利亚车站上吧。
  这段轶事令我出乎意外地感动——真没想到大清的公使馆还会为侨胞排难解纷,几次三番去找那船主交涉。这可绝不是我所知道的中国外交官员的作派。
  作为老华侨,本人记忆中的中国使馆跟阎王殿可是差不多,里面基本是牛头马面。每次我思乡情热,只需上那儿一次,立即就治好了乡愁。那里面的晚娘脸,与门外站着的英国警察的灿烂笑脸,简直就成了黑白两色的太极图。老芦好歹还算个合法出国的学人,还如此受气,真没法想像福建的非法移民遇到危难时可以如那汤近新一 样,能毫无困难地进入大使馆不说,还蒙三等翻译官赠送一点生活费。
  在使馆受点气也倒罢了。幸运的是,老芦所在的是文明国家,不会遭到无理迫害。若在俄罗斯可就没那么走运了。
  据颜昌海先生介绍,近年来,俄罗斯排华活动越来越猖獗、越来越频繁与惨烈,华侨们一次又一次地被欺压、凌辱、毒打,而中方媒体却把这些事瞒得严严实实,大力宣扬两国人民相互友好信任、俄罗斯中国年、中国俄罗斯年如何成功等等。就连被俄媒体公开报导的华人遭到遣返和不公对待的消息,也被中国当局视为“不合主流、唱反调”。哪怕是在华工因不堪俄国保安欺压而奋起抗暴之后,中国政府仍要侨民要以中俄两国友好大局为重,支持俄罗斯的执法行为。
  颜先生沉痛地指出:
  “中国官方为了讨好俄罗斯,甚至还从侧面起了纵容的作用。在2009年以数万华商为主的莫斯科集装箱大市场被关闭,数十亿美元被俄方以质量低劣为由没收之后, 在众多批评的声浪中,中国大陆也派出了一个代表团赴莫斯科进行交涉。一些在俄华商也曾一度热泪盈眶,认为总算有国家出面为其作主了。但俄方在会谈结束后发表的声明中,很理直气壮的说:中方代表团支持俄方强力打击不法经营的做法。言外之意:俄方对待华人的强硬措施获得了中国官方的支持,你们华人还有什么不 满,找自己政府去!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官员面对华商陈情时,一句'大使馆是为国家服务的! ’的回答,更令华人心寒。中国官方'为国家服务'而不'为人民服务',是俄罗斯政府和俄罗斯人敢于和乐于'排华'、'辱华'的根本原因。 ”
  话说回来,大使馆为政府服务而不是为侨民服务,倒不是我党发明的。当年刘锡鸿就坚决反对大清效法西洋,在国外开领事馆,对此作了极为雄辩的功利论证:
  “不可仿袭洋人领事等名目,盖洋人之设领事,原以保卫其众,今华民流落各国各岛者殊不乏人,新、旧金山则尤多,其人类皆无赖恶劣,不能谋生于乡里,然后逃之外 洋,时有恃众与洋人为难者,亦有犯法为洋官拘禁者。若闻中国有领事往驻,必意为保卫若辈而设,一时赴诉冤抑,辨白曲直者,将填塞其门,领事据情转报,置之 不理则若有所不可,筹而辨之则无事转以生事,尤恐领事中有未甚老练者,偶听一面诉词,便与洋人忿争,激成骑虎难下之势。”
  这论证不可谓不有力:一旦效法洋人开设领事馆,侨民必然要错把冯京当马凉,以为中国领事馆跟西方的一样,是保护侨民的,遇上冤屈就要上门求助。领事应接不暇,置之不理说不过去,但若是干预,难免要得罪强国,引来严重恶果。
  这难道不是中国驻俄使馆的行事原则?其与刘锡鸿建言的区别,只在于新时代的外交官的底气特别粗,根本就不觉得“置之不理则若有所不可”,反而理直气壮地、一 劳永逸地驱散了侨民的误会与梦想,告诉他们知道使领馆是为政府服务的,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保护华侨权益根本不是使领馆的职责。
  何况侨民都是在本土混不下去才跑出去的无赖,只有严刑拷打才能让他们乖乖接受驱策。所以,哪怕他们在外遭受酷刑毒打,那也是应该的:“今古巴人之于猪仔辄便刑禁惨酷,安知非由其人奸诡惰偷,不严刑不能驱策也?”
  即使其中有好人又如何?除非亲属愿意出钱营救才可办理,否则根本不必理睬。那些人本是自绝于祖国的叛徒,受到迫害是自作自受:
  “总之,若辈既已身出化外,即可以化外置之,除其中有业良民,亲属愿备赀往赎者,当亟为办理,余则准以见牛未见羊之义而已,防杜后患,则饬地方官认真严缉拐匪而已,不必特设领事,致他时事多棘手也。”
  几十年后,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在印尼谆谆教导当地华侨,说他们是嫁出去的女儿,倒与这番话异曲同工。谁都知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被祖国当污水泼出来了,就不要再犯单相思。
  话虽如此,我还是想劝告当局:旅居民主国家的华侨倒根本不需要祖国保护,但若坐视旅居俄罗斯一类野蛮国家的侨民遭受迫害,则恐怕于政府的面子上不大好看。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不拿本国子民当回事的政府,在国际上只会让人看不起,越有钱、越强大就越让人鄙视。

收藏.转载.喜欢
梁诚(1864-1917),原名丕旭,字义哀,号震东,广州市海珠区黄埔村人。1875年,未满12岁的梁诚便在家庭的资助下考取第四批留美学生。1881年,梁诚与其他留学生一起尚未毕业就被召回国。起初在总理衙门做事,不久随张荫桓公使赴美,后任使馆参赞,从此开始了他的外交官生涯。任满回国后,曾两次跟随我国特使,先后赴英国和美国,表现了爱国精神和出色的外交才能,博得赞誉。1903年至1908年初,以三品卿衔资格,出使美国、秘鲁、古巴等国。他不负国家重托,经过反复交涉,争回我国庚子赔款多出部分用于教育;争回粤汉铁路筑路权益。他在美国时多次函知国内,对诱骗妇女、华工出洋者缉拿惩办。1906年三藩市大地震,无数华人遇难,他即电驰海内外募款助赈,并率属捐俸,亲临该埠处理后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发表于 2013-3-26 18: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1906年三藩市大地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满族在线

GMT+8, 2022-5-19 04:23 , Processed in 0.03125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