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246|回复: 0

锡霍特山洞窟乌布西奔妈妈长歌满语部分汇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 11: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hote alin dunggu umesiben mama i golmin ucun
锡霍特山洞窟乌布西奔妈妈长歌
(一)
《乌布西奔妈妈》满语采记稿
满族著名的东海萨满史诗《乌布西奔妈妈》是东北亚民间文学的瑰宝。它生动而细致地记录了古代东海女真人的海洋文化,向我们揭示了这一地区鲜为人知的物质与精神生活。经富育光等学者为期几十年的艰苦努力,2007年底这部史诗作为《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中的一部出版面世。尤其可贵的是,该史诗中很大一部分内容是传承人鲁连坤老人用满语讲唱的。这次出版时,书中收录了富育光先生当时用汉字音写满语的部分手稿,使得我们对史诗的原貌得见一斑。
这部史诗和我们以往见到的大多数满族文学作品不同,热烈而奔放的原始思维,奇丽而浪漫的诗歌语言,魅力无限,展示了古代东北边疆神奇、灿烂的海洋文化,令读者耳目一新。现将《乌布西奔妈妈》书后“附录二 ”中不到10页用汉字标音记录的满语采记稿按穆麟多夫转写法标音,注明汉意,并参考原书译文按段直译。
angga funggaha oxaoho gubci fulgiyan, juhe bira i sidende deyeme,sukdun beikuwen bigan
嘴      羽    爪     全     红         冰河   的   在中间  飞着    气      冷     野
xahvrun,juhe gida nimanggi niru,horon tuwa cibin gidame,tuwa cibin getuken xeri xumci
寒       冰   枪    雪     箭   威     火   燕   压着    火   燕    清     泉    深陷
dosime,funggaha fulahvn der seme,emu nimaha beye fulahvn hehe,nimaha hehe tule ba juhe muke
进入着      羽      赤  很白的样子 一   鱼   身    赤裸  女人    鱼   女人  外头 处  冰水
fuhexeme, hab halhvn beye hoo seme juhe muke wenehe,tumen elden yasa be biyarixame mukdeme,
翻滚着     炽    热的  身体  滔滔    冰水     化了    万    光    目  把  刺眼着  升起着
juhe abka juhe na elbefi, juhe moo juhe wehe juhe bigan nimaha beye fulahvn fiyangga saikan
冰  天     冰 地 覆盖后    冰  树   冰   石   冰   野    鱼     身  赤裸       绚      丽
emke xumingge beikuwen mederi gvwaliyame,
一个   深的     冷       海     变化着
嘴、羽、爪全红,飞翔在冰河中间。气冷原寒,冰枪雪箭,威压火燕。火燕坠入清泉深处,毛羽净消,成一鱼身裸女。鱼女之外冰水滚荡,炽热躯体融化滔滔冰水,万道光芒刺眼升腾,覆盖冰天冰地,冰树冰石冰原。赤裸鱼身化作一泓绚丽深邃的冷海。
juhe bigan fosome hafukiyame acambi, namu i contohojome, abka ijishvn marime, saman
冰    野   照射着   引导着    会合   洋   以 开口着①     天  顺利    回转着   萨满
发扬阿嘎依郎依乌穆布莫阿库②,波耶德勒恩都哩洪滚尼楚赫色色非,波耶佛折勒泊布豁
fayangga giranggi umbume akv, beye dele enduri honggon nicuhe sesehefi, beye fejile be buhv
魂         骨      埋着  不    身   上   神    铃铛     珍珠   洒后      身    下   把  鹿
giranggi nimaha senggi ulgiyan weihe saksalibufi, uju fejile nimaha sukv enduri tungken
骨         鱼     血     猪     牙     支垫后      头    下   鱼      皮    神     鼓
cirume, bethe fejile sixa sengge sukv saksalibufi, mimbe elden abka edun dobori
枕着,  脚     下    腰铃  刺猬  皮  支垫后         把我   光   天    风   夜
usiha fiyakiyame ubafi, giranggi ubuxun ba na dombi, tanggv aniya duleme, alin bira
星     晒热着   腐败后     骨   乌布逊  地  方   落下  百    年     过着    山  河
gvwaliyame akv, ubuxun ba na ice hehe urunakv banjime, ere oci jalan jecen jurxuleme
变化着     不   乌布逊 地 方  新 女人  一定    生着    这 成的话 世    界     再次着
bederembi, saman enduri tungken nememe nokcishon kangtarxame,
回归        萨满   神     鼓    益加着   激越       昂扬着

照射冰原,引导会合,开口于大洋,顺利回返天庭。萨满魂骨不得掩埋,身上洒撒神铃珍珠,身下支垫鹿骨、鱼血、猪牙,头枕鱼皮神鼓,脚下安放腰铃、猬皮,让晨光、天风、夜星把我照腐,骨落乌布逊地方,时过百年,山河依样,乌布逊地方必生新女,这是我重返人寰,萨满神鼓更加激越、昂扬,
①本段从此处开始的部分似应接在第224页内容之后。
②–me akv表示否定,三家子满语里也有这一形式。如,bi beye gemu akdame akv。“我自己都不信”

dele amargi jecen cirume, julergi mederi uncehen fehume, sihote alin hehe mohome
上头  北     界    枕着     南      海     尾      踩着     锡霍特 山  女人  倦竭着
图瓦莫,锡霍特阿林瓦合嘎依德都莫,艾玛卡阿木嘎拉衣塞堪赫赫莫呼莫图瓦莫,额勒依努①
tuwame, sihote alin wargi dedume, aimaka amgara i saikan hehe mohome tuwame, ere inu
看着      锡霍特 山    西   躺着    好像是  要睡  的 美      女  倦竭   着看着    这是
inenggi dobori jalan huhuri saikan dergi mederi uttu enduri cibin kvbulin enduri jakade,
日         夜    世  乳儿期  美丽   东    海    这样    神   燕    变化     神    因时
abka hehe i gisun onggome, juhe alin juhe bira wenere unde, ergen aitume na gurume
天   女人 的  话    忘着     冰山冰河            融化  尚未   生命  苏醒着 地  采挖
mederi arame unde, funiyehe dokdohon sain ijihe, dokdohon funiyehe henggeneme akv, gashan
海     做着 尚未     头发      突起    好  梳理了    突起     头发    蓬头垢面着 不  灾祸
i kvngga nilhv(da)me, xoxon inu abka hehe ashan hehe i xun enduri ubaliyame,
的 崖谷   滑着         发髻  是   天  女   侍    女   的 日  神     变着
头枕北方疆界,足履南海之尾,锡霍特山(这个)女人疲倦地看着,锡霍特山仰面躺倒,好像是快要 入睡的美女倦竭的凝视。这是日夜世间乳婴般美丽的东海。只因是神燕化身,忘记天母之言:冰山、冰河尚未消融,复苏生命、掘地造海之功尚未完成,好生梳理发髻,不可蓬头垢面,滑下灾祸崖谷,发髻是天母侍女是日神变化,
menggun hexen sabarame, sabingga elden jerkixeme gerixefi, ere elden nimanggi wehe be
银       纲     抛撒       祥瑞    光     耀目着   闪烁后     这  光     雪      石  把
weci, emke getuken birgan furime, birgan mudan hoo seme,labdungge menggun nicuhe maksin
化的话 一个   清      溪   潜入着    溪    弯子    浩浩      许多      银     珍珠    舞
布尔霍莫,  蒙温  尼楚克 衣 多罗 额木 图瓦 齐宾 颂吉勒  德耶莫,②札兰  折陈 乌特哈艾毕莫,
bulhvme, menggun nicuhe i dolo emu tuwa cibin xunggeri deyeme, jalan jecen uthai bime,
上涌着      银     珠    的 里头一个 火   燕    优雅     飞着      世    界    就  有着
yeruri anabume mujilen jancuhvn akv, juhe nimanggi fusume, jalan jecen be dasifi, eiten jaka
耶鲁里  让着    心       甜    不    冰    雪   喷洒着     世    界  把  盖后     一切 物

①三家子满语习惯上也把inu、waka等放在被判断的名词之前。如,waka niyalna“不是人”
②本段从此处开始的部分似应接在第223内容之后。
simen gocimbufi, gubci juhe bira birere seme, abka eme i nomhon aha hehe gurtai, xun
精华   被吸后,  全部   冰  河   要淹没 道着   天  母 的 老实  奴仆 女人 古尔苔   日
tuwa be fafun alime gaiki, juhe alin be tuhefi tumen minggan suilafi, juhe alin be eruwedefi
火  把  法度 承受着 让我拿   冰 山  把  掉落后  万    千    遭罪后    冰   山   把  钻后
enduri tuwa be gaiha, amba na halukan bulukan bahabi jalan jecen aitume eiten jaka facafi,
神      火  把  拿了   大  地    温    暖     得到了  世    界   复苏着 一切   物  散开后
gurtai enduri hehe be dahame juhe alin dolo bi ,mangga kirime uruhe sartacun jeke
古尔苔  神    女   把 跟随着  冰  山   里头 在  艰难  忍耐着  饥饿了的  迟误  吃了
yeruri sahahvn orho suihe waliyaha korsocun axufi budehe genefi,
耶鲁里  淡黑   草   穗     吐了       恨    含后    死了 去后

银纲拋撒,瑞蔼闪耀。这光辉照化雪岩,潜入一条清溪,渓流浩荡,中有众多银珠舞涌。银珠之中,
一火燕优雅翱翔,于是有了世界。(这)让耶鲁里于心不甘,喷洒冰雪覆盖世界,万物精华被其吮吸,冰
河遍地流淌。天母的忠实女仆古尔苔,受命取太阳火坠落冰山,千辛万苦钻出冰山,取来神火温暖大地,
宇宙复苏,万物解放。古尔苔跟从神母在冰山中,饥饿难耐,误吃耶鲁里吐出的乌草穗,含恨死去,

sahaliyan gasha hvwaliya(me) xun boco akv,sahaliyan oxoho amba angga hvlame dayame
黑         鸟    变化着      日  色   无   黑        爪    大   嘴    叫着  栖附着
akv, jalan jecen alin gaxan deyefi, dobori kedereme seremxeme ulame, minggan aniya banuhvn
不    世    界   山    乡   飞后     夜     巡逻着   警戒着   传着     千      年   懒惰
akv, tumen aniya tuxan tondo yargiyan bi budehe golmin amgaha, mimbe umlin bira dalin
不    万    年     职    忠     实    我  死了    长   睡了     我把  乌木林 河  河岸
hada umbume gaha hehe be tacire gaifi,manggasika jalan banjime bime, gamji akv silhidan
峰   埋着   乌鸦 女人 把   学   取后    危难     为了   生着   在着   贪婪  无   嫉妒
akv,banuhvn akv cokto akv, aiman mukdeme, tanggv baita dekjike tercin gaha ulabun
无   懒惰   无  骄傲  无   部落   兴盛着    百    事  渐长成了 特尔沁 乌鸦  传说
ulhirakv, umesiben mama tasha besergen be nikeme,yasa nicuhe ongsifi:abka na ice
不懂      乌布西奔 妈妈  虎      床    把  倚靠着  目   闭眼了 诵读后   天  地  新
fukjin erin ehe hutu yeruri de jalan jecen galjurame,yacin edun juhe bira ehe colkon be
开端   时   恶  鬼  耶鲁里  也  世   界 射箭手快易中着 黑    风   冰   河   恶  浪   把
abka burgaxafi, eiten jaka ergengge akv abka hehe oci jalan jecen tumen jaka i
天  纷绘缭绕后   一切  物   有生命的 不  天  女人 成的话 世   界    万   物   的
eme, xun be amba na benjihe, biya elden be jalan jecen benjihe。 beye dalba i geren enduri
母亲  日  把 大  地 送来了     月  光   把  世     界   送来了   身   旁边 的 众   神
hehe anabufi, eiten jaka cifahan be baitalame fatafi, beye dalba i geren enduri hehe
女   让后    一切  物   泥      把   用着    捏后      身   旁边   的   众   神    女
anabufi,jeku silenggi be baitalame arafi,beye dalba i geren enduri hehe anabufi,alin
让后     谷物  露水    把   用着    做后   身   旁边 的    众   神    女   让后     山
bira wehe fiyen be baitalame arabufi,beye dalba i geren enduri hehe anabufi, birgan muke
河    石    粉   把  用着    使做后   身   旁边 的 众     神    女    让后      溪   水
tugi sukdun be baitalame arafi,
云   气    把   用着     做后
化作黑鸟,身无太阳之色,黑爪,壮嘴,号叫不息,奋飞世间山寨,巡夜传警,千年不惰,万年忠职。我死了——长睡不醒之时,把我埋在乌木林河岸山崖,要学乌鸦女为难而生,勿贪勿妒,勿惰勿骄,部落兴旺,百事克成。特尔沁不解乌鸦故事,乌布西奔妈妈仰靠虎榻,闭目讲诵:天地初开之时,恶魔耶鲁里猖獗寰宇。风暴、冰河,恶浪滔天,万物不能活命。阿布卡赫赫是世界万物之母,将太阳带到大地,把月光送到宇内,让身边的众神女用泥巴捏成万物,让身边的众神女用露水做成五谷,让身边的众神女用用岩粉做成山河,让身边的众神女用云气做成溪水,
①“乌布西奔”即满文umesi“很、特別”,ben“本事”。赫哲语ebucikuli是“很”,《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所记赫哲族传说中也有“武步奇五妈妈”
②蒙古语ongxi为“读”的意思,此词满文词典中未见。
③锡伯语口语、赫哲语里,de是“也”的意思。
④这两个banjiha前省略了位格后置词de。

mutun dasan gincihiyan be umesiben hehe han,inenggi erde yafi, dasan baita kicebe,
身料  修治   光洁      把 乌布西奔  女  罕     日     早 暮蔼生后  政    事    勤勉
golmin dobori amgaci ojorakv,seolen gvnin tatabufi, gvsin aniya, fodoho niowanggiyan
长      夜    睡的话  不行   思虑    想法   使拖后   三十   年    柳       绿
juhe wenehe jobocun dulefi, xanggiyan funiyehe mutume, juwe yasa hoxo be xufaname tere ilan
冰  化了的   辛苦   度过后    白       头发   生长着   二   目    角  把 出皱纹着  她  三
anggasi tefi,tere akame nasafi,beye geren irgen be uileme mangga,dobori tuk seme
寡   居住后  她  伤心着 嗟叹后  身   众   平民  把  事奉着   难    夜    心动貌
tolgifi jalgan akvnafi,fe buyecun xabi hvlame acafi,tercin jai terbin gebuleme,
做梦后  寿命  到彼岸后 旧    爱   徒弟  叫着  见面后 特尔沁 再  特尔滨 名叫着
tehe jalan be elbeme saman deheli,umesiben mama i niyalman dolo amban hehe han
居住了的 世 把 苫盖着 萨满 季军   乌布西奔 妈妈 的  心      里头  大臣 女  罕
besergen dele fodofi,yasa nicufi gisun akv,tere juwe hengkilefi halhvn yasa muke
床       上头 急喘后 目   闭眼后  话    无  那   二  叩头后      热    目    水
fuhexere fuhexefi  umesiben mama gisureme:bi tolgime,sefu mafa elbime hvlafi,suwe
要滚     滚后      乌布西奔 妈妈   说着   我  做梦者  师  祖    招着   叫后  你们
acuhvn senggime,buyecun gala kutulefi gaifi,bi aljame genehe suwe gemu ubuxun be
和睦   友爱着    爱     手   牵后     拿后  我  离着    去了  你们 都   乌布春 把
kadalame.
管理着
身姿秀美的乌布西奔女罕,终日朝朝,勉于政事,长夜不寐,思虑操劳,苦度三十个柳绿冰消,鬓生白发,两眼角老纹横垂,三度寡居。她悲惜神体难奉庶人,夜中抨然心动,梦见寿命将终,乃召见素日爱徒,名叫特尔沁、特尔滨。她们都是盖世萨满,乌布西奔心腹大臣。女罕卧榻喘息,闭目无言,她俩膝前叩头,热泪滚滚。乌布西奔妈妈说:我梦见师祖召喚。你们和睦友爱,携手相亲,我离去后,你俩同掌乌布逊。
以上译注的素材,出自《乌布西奔妈妈》一书的第219 - 224页,第225 - 227页,内容多有重复,仅有很少差別,故将有差别处加入上文,其余部分删去。
①这里的“乌布春””和“乌布逊”是口语中的不同读音,因满文的一些擦音东海女真口语发得相对强些。

(二)
让我们来欣赏珲春板石乡神本头歌中所用词汇、描述场面相似的两处内容,富育光译本没有过分强调细节,只求其神似,两段并为一段翻译了大意,这是慎重的。      
第一段:
        de u le le, je u le le, de u liyei li, je liyei.
        德乌勒勒哲乌勒勒 德乌咧哩 哲咧
        geren gasha dergi mederi dele fisekei namarame,
        众    鸟     东    海   上头只管溅水 争添着
        gio i deberen be fusehe hojo huhuri mederi coo niohon,
        狍子的  崽儿  把 孳生了的俏丽(吃)乳海  潮(?)松绿
        aisin jubki dele tebeliyedembi.
        金    洲   上头   反复地扑抱
        geren emu hada i dele dunggu hibsu ejen feye gese,
        各(一)个山峰的上头  洞      蜜蜂     窝  似的
        usiha biya dele tugi mederi nioron boljon biretei wašame(ušame),
       星   月  上头  云    海    虹    浪  极力冲闯    抓挠着
        umesiben mama baita  umesiben mama  gisurere, umesiben mama badaraka,
        乌布西奔 妈妈  事    乌布西奔 妈妈(要)说的  乌布西奔  妈妈    开广了
        umesiben mama mergen ulhisu   usiha biya gemu tugi mederi niohon uju ome,
       乌布西奔 妈妈   智     慧     星    月   都   云    海    松绿   头 成着
        bi nimaha sukū i enduri tungken fitheme bi,
        我   鱼   皮  的  神     鼓      弹着   有
        gurgu giranggi ici wasihūn ashan,
        兽     骨     右    下方   佩
        urkin šumin mederi menggun buren fulgiyehei burdeme bi,
        响声   深     海     银     螺    只管吹  吹海螺着 有
        本段直译:
        德乌勒勒,哲乌勒勒,/德乌咧哩,哲咧。/众鸟在东海海面争相俯冲溅水,哺育狍羔的俏丽乳海潮水碧绿,/不断扑抱着金色沙洲。/群峦之上洞窟密如蜂窝,/浪涛极力冲闯抓够着,/星月上空的云海长虹。/乌布西奔妈妈的事迹,/乌布西奔妈妈的英谕,/乌布西奔妈妈的开拓,/乌布西奔妈妈的智慧,/同星月尽在云海翠波之巅。/我弹着鱼皮神鼓,/兽骨做我右下方的佩饰,/尽情地吹着轰响的深海中的银螺。
另一段:
        labdu gasha dergi mederi dele fisekei namarame,
        多    鸟    东     海   上头只管溅水  争添着
        gio deberen fusen hoton huhuri mederi colkon、
        狍   崽儿   孳生  城 (吃)乳的 海   大浪
        aisin jubki dele tebeliyeme,
        金    洲   上头   拥抱着
        labdu alin dele dunggu hibsu ejen feye fisin,
        多    山  上头   洞      蜜蜂     窝  密集
        usiha biya dele tugi mederi niohon  boljon bireme fosome,
       星    月(在)上云    海    松绿    浪     一概  光照着
        直译:
        在东海海面,/群鸟争相俯冲溅水;/在佛申霍通乳海的浪涛金洲之上,/狍子拥抱着幼崽;/群山之巅的洞窟,/密密层层布满了蜂窝,/(头顶)上面星月,/普照着云海翠波。
        后面的一段:
        bi nimaha sukū i enduri tungken fitheme bi,
        我  鱼    皮  的  神     鼓     弹着    有
        gurgu giranggi ici i wesihun ashan,
        兽     骨     右  的 珍贵    佩
        urkingge šumin mederi menggun buren gurume fulgiyehei sireneme bi.
        有响声的  深     海     银     螺   采挖着  只管吹着 响声接连着有
        直译:
        我弹着鱼皮神鼓,/兽骨做我右侧贵重的佩饰,/采来深海中响亮的银螺,/尽情地吹响着,回荡着。
        笔者认为,这两段内容,文笔流畅,语言优美,有些地方一个词、一个韵脚、一个音甚至一个停顿的改变,都引起意义的区别,这不仅是为了避免单调,而且实际描写的目标也发生了转换。其中多义词(如biretei,极力冲闯;普遍)、音近词(如“沃索莫”和“否索莫”)的运用也很巧妙,两段内容不是简单的重复。这都体现了东海人遣词造句的讲究与高明。从萨满神本与长诗全文来看,是存在押头韵的情况的,但不是十分严格,没有以辞害义,且有些是整个词的重复,可见作者更重视的是诗的内容——生动的情节和真挚的感情。这一目的确实成功地达到了。
     其实,不仅在语言上,在史诗的布局谋篇上,也遵循了同样的理念。整个长诗像一部电影剧本,又像一部经过艺术加工的历史档案,结构紧凑合理,情节真实感人,虽然是萨满的传记,但并没有写得神乎其神,而是以编年为经,以事件为纬,对于人的所作所为,都用十分现实主义的手法来写,合情入理,让人觉得这些都是东海居民的生活中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更为可贵的是,诗中每个人物的塑造都丰满匀称,有血有肉,鲜活得像一张张人物写真,而不是佛像式的脸谱,和许多优秀的满族故事一样,体现了这个民族古朴深厚的叙事传统。这些都让人想到《金史》和《满文老档》的写作手法。尽管史诗中并不乏丰富的想象、浪漫的思维,但可以看出,东海的先民们编写这部史诗,是让后代不只是从中得到感官的享受,更重要的是学到做人的道德理念、战争渔猎的经验、自然历史的知识,体现了东海人的求实精神:想听一个动听的故事,但更想听一个真实的故事。美是为现实服务的,这大概也是女真人“纯直旧风”的一种体现吧。正如史诗中说的“遇事则重人为”、5“勿靠虚妄安生,诸事身体力行”、6“无力的安适是死亡,无心的度日是自枯,无为的徜徉是自残,无志的前程是退灭”。7在没有书籍档案的古代,东海渔人猎人中的学者们能够编写出这样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不朽著作,用图画文字刻写在锡霍特山山洞里并耳口相传至今,实在是用心良苦,更是难能可贵。
        下面谈谈满语文本中体现的民族文化交流。
        《乌布西奔妈妈》是鲁连坤用东海满族的口语讲述的,富育光先生也尽可能用汉字和满文字母标注了讲述者的真实语音,板石乡神本的作者也是如此,这是十分宝贵的。按历史语言学的观点,语音的差异可以真实地反映民族的历史变迁。史诗中的满语口语也是如此。
        这部史诗中记录的满语口语在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都有其独具的、不同于满文书面语的特点。其中语音和词汇对民族文化交流过程的反映更为清晰。其中的大部分语音变化,在女真语、满语其他方言中也有,但一些词首辅音的强弱变化(规律有其独具的特点)和以元音结尾的音节其后续音节起首辅音的强化,以及元音阴阳的交替,看来大概是东海方言所独有的,而音节塞音收尾与边音、颤音交替这一特征,在达斡尔语和朝鲜语的方言中较为常见,在鄂温克语中的读法则类似日本语的促音,满语其他方言中有读得含糊或不发音的,但却很难见到这种将音节收尾的塞辅音与r或l相交替的现象。如:亚克哈,豹,满文为yarha;又如满文字母口语标音本将“蟒”(jabjan)写作jarjan、jaljan、jabjan(此词的字母b,在赫哲语的一些记音材料中是不发音的),将“那么”(uttu)写作ordo、uttu;可见在古代,东海窝集部由于处在朝鲜半岛和黑龙江流域的索伦诸部之间的交通要道上,它和北方通古斯诸部落以及日本海沿岸的民族都保持着较为密切的来往,其文化也是独具特色的。
        是不是这样呢?史诗中用大量的篇幅描述了东海窝集部人同黑龙江中下游及其以东以北直至白令海沿岸民族的交流往来。那么在文学上,这些民族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呢?让我们仅在《乌布西奔妈妈》书中粗略地找一找。该书第16页有这样的内容:“哨啊,笛啊,琴啊,铃啊,嘹亮无比地响吧――娜耶耶,震耳无比地响吧――娜耶耶,清脆无比地响吧――娜耶耶,悠美无比地响吧,娜耶耶,娜哑,娜哑,娜耶耶,依呀,娜耶耶”。第169页又有这样的内容:“风不吹,浪不涌,嘎憨都吃惊地大喊,唱起野人的海歌‘乌春谣’:嘿嘿――呀呀――呦呦――呀呀――呦呦――嘿嘿――呵――哈――里――尼那耶――呵――哈――里――尼那呦――悠长豪阔的悦耳颤音,大海十里百里远都传到”。这两段诗的衬词,分别和达斡尔、鄂温克族以及赫哲族民歌的衬词相通。至于这个地区民族和东北亚、东南亚更广泛地方民族文化上的联系,读者可查阅《苏联远东史》等著作。
        《乌布西奔妈妈》第117页还有一句话:“乌布林神坛,设在南坡上的乌尔岭峰”。“乌尔”是北方通古斯语,山的意思,不知是否对应着满文的huru或kuru(高阜);富育光的两部满语口语记录稿上,还出现了“翁索-”(讲诵-,蒙古语ongsi-意为“读”),aimak(部落,同蒙古文,与满文aiman同时出现在史诗中以适应修辞的需要)这样不见于满文辞典而蒙古语族语言中却存在的词,这都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古代东海人与黑龙江流域的联系。同时,满语乌布西奔长歌中情境相似但用词略有差别的两段歌词的反复咏唱,尽管不十分严格但存在着的头韵,以及对优美意境的描写与铺陈,也和蒙古、达斡尔等族的民歌具有着一些共性。
        此外,《乌布西奔妈妈》还有可能与阿伊努人口承文学有相互的影响。在这部史诗中,乌布西奔妈妈为寻找太阳居住的圣地而进行的航海中,走得比较远的几次都是在北海道(史诗中称为“海中著名的窝尔浑岛”,满语olhon tun即“陆地岛”之意。)阿伊努向导的帮助或其经验指导下完成的,因为“乌布林人自古恋海惧海从没远离巢门”。8俄罗斯学者史禄国在《北方通古斯的社会组织》一书中说:“应当注意的是,无论北方,还是南方通古斯都不熟悉海洋,海洋对他们没有吸引力,他们似乎只是习惯于河流的典型大陆民族,事实上,没有一个通古斯民族集团是远东真正的海员。”但该书在这句话下面还有一个注释:“单独引用这个事实,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因为我知道,如大洋洲的某些集团发生的情况,有些滨海民族在迁移中已失去了他们曾经使用的独木舟”。9应该说:东海窝集部在满――通古斯民族中是个较为特殊的部落,他们也许不是特别精通航海,但对于海洋,他们却是很熟悉的,以致被邻近的民族称为“拉门喀”或“纳门喀”,10即海洋人家。而阿伊努人却是真正的海洋民族,他们的起源和玻利尼西亚人有关,自古就对海洋十分熟悉,经常乘船只在日本、中国、千岛群岛和堪察加等地进行贸易。11从网上资料来看,阿伊努人的唱述的传说有“yukara”,讲述一个少年孤儿的英雄冒险历程;相对的,也有以化身成人的神为主人公的叙事诗;“kamuy yukara(神的叙事诗)”是以动物或自然神为主人公传唱的故事。主要是动物神的体验谈和教训,唱述者在故事的每个小段间,总是不断地插入一句“沙给嘿”。他们还有口说的故事“u e pe ke re”。因地域的不同,这种故事的叫法也不同。这些故事多是有典故的,是真实的事情,也是前人的经验教训,并非凭空编造。12这些描述,多和《乌布西奔妈妈》的内容有相似之处,但具体情况笔者不敢妄加揣测。日本海两岸古代民族的交流并不稀少,东海窝集部居住的今俄罗斯滨海地区和阿伊努人居住的北海道更是一衣带水,据原苏联学者研究,公元前第一千纪末散布到滨海边区和朝鲜半岛东北部的波尔采文化部落不仅参与了靺鞨文化的建立,也曾参与了日本列岛虾夷文化的建立。13北海道小樽市手宫洞窟内也发现了据日本学者称是“靺鞨族长墓志”的象形文字石刻。14这两个地区民族文学上的交流尚待有志者进一步的研究,但这种研究最好是建立在民族语言的第一手资料基础上。
      最后谈谈文本中满语口语文学形式的价值。
      在各地现存的满语口语中,常常存在着语法形态不完全的现象。如富裕县三家子村满语,除了少数熟悉满文的老人讲的故事中外,普通群众口语里满文名词性词汇后附加的属格、宾格后置词i(的)和be(把)多被省略,而现在――将来时形动词词尾-ra/-re除在否定命令式ume…--ra/re中出现外,多数情况下用副动词词尾-me代替。如bi beye gemu akdame akū.(我自个儿都不信)。有些学者认为这是濒危的满语中出现的一种混乱现象。然而,这样的情况在东海女真的史诗《乌布西奔妈妈》中也很常见。如:
        wangga angga niyanggūme hono nakame akū,
        香      嘴     嚼着    还  罢休着没有
        “咀嚼得香溢满口,永不知歇。”
        再如:
        bi be(=mimbe) umlin bira dalin hada umbume,
        我把(方言)   乌木林河 岸   峰   葬着
        saman fayangga giranggi umbume akū,
        萨满    魂     骨     埋葬着 不
     “把我放在乌布林比拉岸边岗巅,萨满灵魂骨骼不得埋葬。”
        又如:
        dergi mederi i šun eldengge, alin colhon orho tala daila(n) akū;
        东   海   的太阳光辉的 山高 峰尖 草旷野 征伐  没有
        dergi mederi genggiyen biya, minggan ba fajiran soksime jilgan akū bilume toktobuha.
        东   海     明      月   千    里  墙   吞声哭着声 没有 抚摩着使安定了
        “东海的太阳光照着,没有征杀的山岩草地;东海的明月抚慰着,没有哭泣的千里帐包。”
        还有:
        tese jalan be elbeme saman deheli
        她们世 把  苫盖着 萨满  季军(仅次于最优秀者)
        “她们都是盖世萨满。”

        有人会说:满语属阿尔泰语系,而按照西方语言学理论,这一语系的语言属粘着语,正常的语法顺序是主宾谓,一般是必须有格助词的,如果多数情况下没有就是因为清末以来受了汉语的强烈影响,原有结构受到了破坏的缘故。笔者的观点是:清朝建立以前,女真人及其先世曾处在夫余、高句丽、突厥、契丹、蒙古、明朝等多个不同语系民族建立的强大政权的统治之下。即使是在金朝时期,女真人也一直是个文化上的弱势群体。在当时大多数时间里没有本民族文字的条件下,说话习惯受文化强势民族的影响乃至改造是很有可能的。如在明四夷馆《女真译语》的杂字和来文中,省略格助词和像汉语一样把宾语置于动词之后的现象很容易找到。有学者认为此乃明代四夷馆汉族官员不通女真语法,任意以女真语词汇拼凑所致。笔者的看法是不同的:如果当时的女真语法真的规范到必须以“主宾谓”的顺序来说话的话,一个女真语词汇量如此丰富的汉族官员却没有这点语法常识是无法想象的。从金代开始,女真人就已进入中原,借鉴汉人的制度来管理国家,到了元代,更是作为汉人的一种归入被统治民族。从永乐四夷馆《华夷译语》来看,当时女真语中的汉语借词占相当比例,而同一时代的蒙古语中,汉语借词的数量却微乎其微。而且从来文的内容来看,当时女真人对汉族和中央政府的认同意识是很强的。由此看来,《女真译语》中类似汉语的说话习惯不像是无意中犯的错误,倒像是女真人为了让自己的语言向强势文化靠拢所做的一种变通。
        到了后来满文创制时,蒙古文作为官方文字在女真上层人士中已行用了150年15,从最早的满文文献《满文老档》中,就可以看出蒙古文的影响要深刻一些。在当今满语口语已告濒危的情况下,出现了这部活生生的以满语口语的语法、词汇和语音记录的史诗稿本,真是弥足珍贵,使得我们有望解释在满语口语调查中所遇到的一系列特殊现象,同时也使得我们窥见了满语口语深厚历史文化积淀之一斑。
        俗话说:“不识字的老汉没错音”。人民群众的口语,虽然往往是无意识的,却简洁、自由,更真实地记录着一个民族所走过的风雨历程,反映着语言历史发展的自然状态。清统一全国之后,满文被用来处理无数的军国大事,翻译大量的汉文著作。这迫使满语的语法变得更加精密以至模式化,沦为汉语文的注解和附庸。其实,女真――满语从久远以来就一直受着汉语的强烈影响,这是不可否认的。《乌布西奔妈妈》满语记录稿中很多地方可以明显地看出汉语的讲话习惯,更有许多译为满语的汉语成语和词组。如:沧海桑田、日月争辉、祥光闪耀、傲雪凌寒、延年益寿、如履平川、功高盖世、人山人海、抱头鼠窜、雾散云开、阳光灿烂、热泪滚滚、天空、嬉游、盖世、激昂等等。然而,语言学家们都知道,语言没有优劣之分,世界上每一种语言能发展到今天,形成当今的这个状态,都是千万年的积淀,都体现着这个民族的历史沧桑。这不是官腔,只有懂得多种语言的人能够知道。
  由于这部史诗广泛地吸收了汉族文化的精华,又将满族的精神表达得恰到好处,尽管汉语文的影响是如此强烈,但却并不妨碍我们说这是最纯粹的满族文学,甚至,我们还可以这样说:既有精深的汉语文底蕴,又有质朴的满族精神,二者很好地结合,这样的文学才是真正的满族文学。
        从史诗原文中还可以看出:《乌布西奔妈妈》的作者和讲述者,不但有着深厚的汉语文功底,满语文水平也并不在前者之下。史诗中大量用于细致入微地描写各种各样的场景与动作的满语词,都是一般的档案和文学作品里所见不到的高级词汇,其中有些词通常大概只有在字典里才能看到。笔者认为,《乌布西奔妈妈》完全可以作为一部优秀的教材来培养研究满族语言文化的高级人才。
        《乌布西奔妈妈》久已湮没无闻,她经历了五百年大浪淘沙般的历史变迁,之后,能够奇迹般地存留下来,并重见天日,这大概是天意吧。这部史诗的价值和满族这个民族的文化底蕴及其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是相称的。在满语口语一息尚存的今天,我们有必要不再是按照自己的想象,而是按照亲耳听到的、亲眼见到的情况忠实记录满语口语的真实面貌,才有可能给后人留下真的能正确解释东北亚文化起源和演变规律的明证。《乌布西奔妈妈》是东海人口传心授的萨满教经典,是满族用自己的语言写的满族的东西,对满族语言文学的研究具有重大价值和深远意义。东海民间的学者们和富育光以自己的行动为满族语言文学的传承与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满族在线

GMT+8, 2022-1-22 10:25 , Processed in 0.031250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