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4782|回复: 3

[满洲先世(清前)] 发生在546年前的辽东大屠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6 08: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东北满族 于 2013-3-26 08:27 编辑

2013-3-26 5:50:36  作者:莫永甫  来源:《辽沈晚报》

内容摘要:一场发生在1467年本可以避免的战争。只知经济利益而不懂政治智慧的女真贵族,面临明王朝留下的活路和死路,在长达4个月的时间内竟然不会分辨。身蹈险地而不知危机,为利益争执而不为生命考量,最终把自己逼进死地也把本族百姓逼...


女真人的住房。


女真人使用过的碾盘。

  一场发生在1467年本可以避免的战争。


  只知经济利益而不懂政治智慧的女真贵族,面临明王朝留下的活路和死路,在长达4个月的时间内竟然不会分辨。身蹈险地而不知危机,为利益争执而不为生命考量,最终把自己逼进死地也把本族百姓逼进深渊。


  辽东大地战云密布


  九月,一片肃杀。


  官道上马蹄翻飞,明王朝发往各地的密信在驿站上如飞地传递。


  海西女真接到密令,命令海西女真不得与建州女真交往,并希望海西女真借此机会,出兵与明军一道剿灭建州女真,为国建功。


  驻守辽阳的辽东总督李秉和总兵官赵辅也接到皇帝的命令,准备进剿不断袭扰明边、劫掠边民、杀害明军兵丁的建州女真。


  令旗挥舞,各方即刻行动。


  辽东总督李秉和总兵官赵辅迅即调集部队并制定作战方略。


  霎时间,辽东大地战云密布。

  这是发生在543年前即1467年的一幕。

  被剿的对象是谁?就是生活于新宾、桓仁一带的女真人。

  这是明王朝第一次对女真部落的大规模用兵,而且是在犹豫中,是经过了几个月的迟疑才定下来的决断。

  这本是一场明王朝不想打,是一场本可以避免的战争。

  是什么原因促使明王朝下定了一战的决心,导致成千上万无辜的女真人命丧黄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马上加入

x
 楼主| 发表于 2013-3-26 08: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北京城表现贪婪和愚蠢


  1467年,是明王朝第八任皇帝宪宗时期。宪宗皇帝名叫朱见深,他的年号叫成化,这一年是成化三年。

  朱见深是英宗的儿子。英宗就是明王朝土木堡事件的当事人。 1449年,被明王朝灭亡了的元王朝的遗民也先率军进犯大同,英宗亲征,在土木堡这个地方被蒙古军俘虏。


  从明王朝建立始,数百年间,防范从北京逃到蒙古大草原的北元势力一直以国家战略的形式而存在。按今天的话说,对北元的防范成了国家的核心利益。然而,从宪宗当皇帝的第一年开始,这种战略开始发生变化,变化的原因就是僻处于大山深处的建州三卫开始向明王朝发起挑战。


  1423年落脚于桓仁五女山下的建州女真,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以掠夺为生

  的部落。为了利益,他们

  可以投靠北元的残余势

  力,投靠明王朝;同样,为了利益,他们可以袭击掠夺北元,袭击掠夺明王朝。

  那时的建州女真,没有政治信念,也没有政治智慧。


  本来作为明王朝治下的羁縻卫,应该明白维护明王朝的利益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但建州女真却不断地为了经济利益反复着投靠和背叛的伎俩,不断玩弄着袭击掠夺和认错的把戏。


  就在朱见深刚当皇帝的这年,建州女真在一年间入寇97次,杀掠人口10多万人,给辽东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成化二年的11月间,又开始寇边,与明军连战3天才退走。刚退走,又从凤凰山入边抢掠。明军出动几路夹击,才将其打败。这一时期,女真还在北元残余势力的联络下,有计划地入边寇掠。联合的军事行动,使明王朝的神经陡然紧张起来。


  明王朝先是派员前来安抚,安抚的人说话不太受听。人一走,建州女真即越过鸦鹘关、连山关到清河城、开原、抚顺一带掠夺。并杀死明军都指挥使一员及不少军士。


  明王朝就在此时,也没想用重兵进剿,而是开出优厚的条件前来招抚。


  看到有利可图,建州女真大权在握的董山等各酋长纷纷抢着争着前往北京。后来不但是建州三卫的都指挥使都去了,还带了数百人一道前往北京。


  看到此,就会明白这是一群贪婪的女真贵族,而且还是一群自高自大的部众。抢了人家,杀了人家,听说人家给赏,便争着抢着深入险地去领赏。


  到了北京,这些女真人一方面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什么都稀奇;一方面却又像胜者驾临败国一样,颐指气使,趾高气扬。就因为御厨说了一句他们不爱听的话,便与御厨吵起来,甚至要动手打人。明宪宗为了边境安宁,宽宥了女真贵族的无礼,赏赐给大批财物。然而,贪心不足的董山看见什么要什么,先是向宪宗索要蟒衣、玉带、金顶帽和银酒器等物。宪宗给了后,董山又说还有5个人也有功劳,也要赏赐。宪宗也一并给了。董山等人还不满足,背后骂皇帝给的少了,商量着回去还得复叛。


如按常理,明王朝赦免了董山为首的建州女真抢掠的罪过,又给了一定的赏赐,假如有点感恩的心态,有点知恩图报的意思,不会再贪婪地要东西,也不会再骂人了,女真民族的这场劫难就能避免。


  既贪婪又愚蠢的董山等人,明知道他们与北元残余势力的勾结是对明王朝的背叛,是对国家核心利益的挑战,还要在明王朝的皇宫表现自己的愚蠢和贪婪,大有自寻死地的味道。


  这一番表演,让宪宗和朝中大臣们对他们能否悔改失去了希望。所以,当他们还在北京时,宪宗已密令辽东前线做好了剿灭他们的准备。即使是这样,宪宗还是让礼部劝喻一番后将他们送行。

  对于明王朝的这番怀柔策略,董山一行没有体悟到背后的意味,更没有感受到他们所处的环境的危险。

  从北京上路,经山海关到广宁。一路上,想必他们还在愤愤不平。


  拔刀相向把自己逼向死路


  当董山一行在塞外跋涉时,辽东的形势发生了激变,不但威胁着辽东的安全,更威胁着北京的安全。


  女真另一部的酋长毛里孩率领数万人向东而来,建州女真也频频发动对辽东镇的袭击和掠夺。两部分的人众大有汇合的趋势。这种情势给了明王朝一个判断:女真和北元的朵元部落可能会联合东犯,那就直接威胁到了京城的安全,朝廷感到万分危急。


  也就在此时,来自辽东的加急奏折一份接一份地送到了朝廷。特别是一个人的奏章打动了皇帝。这个人是辽东总督李秉。李秉向皇帝建议,将董山等人拘留在广宁,以董山等人为人质。并遣其家属回去,告诉部落,令其归还掠夺的人口和财物。如果回去的人背弃约定,留下的人焦虑难安,定会复怀异志,再次背叛明王朝,那时逮捕归案,发兵征剿任由我为之。


  既不怕建州女真不还掠夺的人口和财物,也不怕部落的反叛,这一招确是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妙招。特别是李秉奏章中的一句话让皇帝改变了原本要将董山等人送回故里的主意。这句话是:若欲使还,则又启外夷之辱。


  这话告诉皇帝,放回董山等人,一定会和毛里孩率领的数万人以及北元残余势力的朵元部落联合东犯,进逼北京。北京就会重蹈土木之变的覆辙。


  土木之变曾让朱见深的父亲被俘,并失去了皇帝宝座,朱见深自己的太子地位也因而失去。这对于朱见深皇帝来说是一件有切肤之痛的记忆,朱皇帝的第一个反应当然就是选择同意。


  满腹牢骚的董山等人就这样被拘留在了广宁。


  即便到了这时,明王朝和辽东前线的官员也还是做着逼着董山的建州部落谈和的打算。只要认清形势,洗心革面,把该退的退了,该还的还了,那时,子民还是子民。但如果认不清形势,兵戎相见也就是必然的选择。


  董山等人没有发现这个危险信号,至少在历史的记录中没有看到董山等人有此认识。


  相反,是他们把自己的退路给断了,自己把自己逼到了死地。


  被拘留后的一天,是1467年7月27日,辽东都司将董山等115人带到帅府,向他们宣读皇帝的敕旨诫谕,想来也就是说一说劝诫的话,大不了就是要他们体仰天恩,不要忘本之类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3-26 10: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边是皇帝派来的人宣读,那边是另一个人用满语翻译。敕旨诫谕的话没有宣读完,董山等人开始跳脚大骂。大骂中,有人从袖中抽出刀便将鹦鹉学舌的翻译砍倒在地。


  鲜血飞溅,刀影纵横。

  形势大乱,明军立刻上来镇压。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地方的100多女真人也抽刀向明兵丁砍去,边砍边向外边逃跑。

  这是在明军的兵营中,明军足有上万人,而女真只有100多人。寡不敌众,女真人当时就被格杀26人,建州左卫首领董山和建州右卫首领被杀,只有建州卫首领逃脱。


  大军进剿千万人命丧黄泉


  至此,明王朝从1467年3月开始的并一直摇摆不定的和与战的格局被打破。下了狠心:全部剿灭建州女真。

  董山等人在帅府的暴乱,彻底打消了明王朝对建州女真的最后一丝幻想。 1467年的9月,五万大军云集辽东。

  明王朝命令总兵官赵辅挂靖虏将军印,作为整个战役的总指挥。左都御史、辽东总督李秉为副总指挥。皇帝派来监军的太监是黄顺和张璘。负责兵马粮草的是都督王英和武忠。负责督阵纪功的是都御史张岐。战将数十员。


  兵分三路:左路出浑河、柴河越石门、土木河至分水岭;右路由鸦鹘关、喜昌口过凤凰城黑松林,摩天岭至泼猪江;军队自抚顺经薄刀山、粘鱼岭过五岭渡苏子河至古城。另外还有一支外援军队。进发时间是1467年的9月24日,命令抵达建州的时间是1467年的9月29日。


  这一支军队进攻的目的地是李满住所在的桓仁五女山一带。众寡悬殊,交战没几天,李满住父子被杀,所部兵民也大部被杀,一时里,浑江水都被鲜血染红,尸首随处可见。


  随后,官军皆如约抵达女真部落,数万人的队伍在辽东一隅出现,势撼山岳,声震天地。女真百姓望风逃窜,更有为数不少的惨遭杀害。房屋被焚烧殆尽,牲畜被掳掠一空。在一个月的时间內,原来繁荣的村庄一片萧条。成千上万的无辜女真百姓被无情残杀、被俘虏。


  建州指挥张额的里带着妻子来到明军营跪着恳求投降。史料记载,张额的里的话满是悲怆:今天大军到来,使我父母不相顾,兄弟妻子尽被擒戮,家产毁尽,死亡无日,只有请求投降。


  战事很快就结束了,但残杀却在辽东处处留下了让后人心惊胆寒的遗迹。有人说,辽东的山峦之所以植被繁茂,是因为它喝下了太多的女真人的血。还有人指着秋日那满山遍野的枫叶说,你看它像什么?!

【链接】


  1996年,桓仁五女山东南侧发现古代村落遗址。让考古学者惊讶的是,这个村落遗址的部分房屋院落还能够看得出来,比较完整的房基就有21座,还有碾盘、碾辊等物。根据残留的瓷器残片,考古学者确认这是明代前期的村落遗址。与史料互相印证,他们认为,这是建州女真历史前期代表人物李满住所居住的瓮村遗址,也就是当年建州卫的所在地。明军进剿后,这里毁于战火。


  此后的8年里,考古工作者不断在桓仁地区的沟沟岔岔里发现与这个村落遗址同时期或稍晚的小型村落或房屋遗址,从这些遗址可以看出当时桓仁地区定居人口的数量大为增加,农耕成为当地居民的主要生活来源。本溪市考古专家梁志龙说,考古调查与史料所记载的李满住强盛时期浑江两岸都已耕种、牛羊遍野的繁盛景象相符。


  可是李满住实现建州左、中、右三卫合一、奠定满族强大基础的瓮村在哪里,史家却各有见地,始终是个谜。从1996年以来,经过在桓仁地区8年的考古调查,确定桓仁地区就是三卫合一后建州女真的活动区域,也就是李满住的瓮村所在地。因为从户口数量来说,建州女真是在三卫合一后才达到2000多户的,这样才能在如此广泛的居住地活动,留下如此多的遗址


  1423年2月,李满住率建州卫迁居婆猪江(今桓仁浑江)地区。 1440年,李满住招来了建州左卫、建州右卫的首领董山、凡察同住,三卫合一,人口增加,使得建州女真迅速发达起来,军事力量也迅速壮大。


  史料记载,建州左卫首领董山是李满住的女婿、也是努尔哈赤的五世祖。



发表于 2013-3-26 22:4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雖然董仙的行為很愚蠢 我還是以身為女真後裔為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满族在线

GMT+8, 2024-5-23 04:55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